FC2ブログ
莫利达·西诺布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by SHINOBU
 
[スポンサー広告
故里

“……我今天和高里一起去火葬场了。”

后藤看着广濑。

“我们一直等到遗体烧成骨灰。高里为死者哀悼,而我为遗族感到忧心。——为什么他们都可以表现得那个样子啊。”

“广濑。”后藤叹了一口气。

“外面那些人也一样,被人传闻降祸什么的,会有人觉得高兴吗?他们怎么就是搞不懂呢?如果觉得害怕,就闪得远一点就好了。大可无视这个人的存在,或者断绝往来就好了,为什么还要刻意牵扯其中呢?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我们呢?”

后藤没有答话。

话一旦出口,广濑就再也忍不住了。

“我们是因为被生下来所以活着。我们不能放弃生存所以才努力的活着。我们谁也不喜欢这样啊。我们无法清楚理解别人的道理,这种人建立起来的世界让人觉得不舒服。可是现在又不能说离开就离开——”

“广濑。”

后藤带着劝慰的语气叫了一声,可是广濑没有理他。

“其实不回来倒好,可是我们却回来了。如果能回去那边多好,可是我们不知道该怎样回去。这个世界不讲道理,而且充满了恶意。我们根本没办法融入其中。”

“广濑。”

后藤用坚定的语气说道,对着回头看着他的广濑露出了苦笑。

“我说广濑啊,我觉得你还是别用‘我们’这种说法比较好。”

广濑窥探着后藤的表情。

“在我看来你跟高里是很不一样的。就是这么一回事。”

广濑皱起了眉头。

“我不懂您的意思。”

“你跟高里并没有像到可以归为一类。在我看来,你这样对高里做感情上的转移并不好。”

“后藤老师。”

“自从你跟高里扯上关系后,就渐渐的变得厌世了。至少我有这样的感觉。”

“那是因为发生了很多事。”

“嗯,或许吧。或许是我的心理作用。不过,要是在以前,你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说自己无法融入。以前你好像对于这种事很难以启齿。”

广濑斩钉截铁的说。

“跟高里没有关系。老实说,我一直都有这样的想法。”

后藤深深的叹了口气。

“大约是我国中的时候吧。”

顿了一会,后藤突然说道。

“有个女孩对自己的同学说自己是捡来的孩子。”

广濑听不懂后藤话中的含意,后藤对他笑笑。

“她一直坚信自己是被捡回来的,现在的父母不是她的亲生父母。可是,其实她看起来跟她的父母长得很像。尽管如此,一直到毕业,她仍然坚持这种说法。”

广濑不明就里地听着,后藤看着他说。

“你听着,每个人都觉得这里并不是自己真正归宿。我想任何人都说过——我想回去。人们也会说,没有地方是我可以回去的处所。因为大家都想从这个世界逃走。”

后藤凝视着交握在膝盖上的手。

“这不是真正的世界,这不是真正的家,这不是真正的父母——”

他轻轻的顿了一下。

“你以为只要从这里逃出去,就会觉得有一个让你舒服的世界。你以为会有一个为你而准备,一切配合你的需求,享有如图画般幸福的世界。……根本没有那种东西的,事实上根本不存在的,广濑。”

“后藤老师。”

“那是闲谈逸事,广濑。人活着的时候会觉得很痛苦,人人都想找个地方逃进去。这我懂,我明白你想逃进去的心情。这样你不会造成别人的困扰,我也不能说这是坏事。——可是,人必须生活在现实当中,人必须得面对现实,在某个地方找到妥协点。即便是无罪的闲谈逸事,也总得在某个地方画下休止符。”

对广濑而言,这是一段很可怕的话。

“……可是我知道那不是个梦。”

“那个孩子也真的相信自己是被捡回来的。”

后藤说完便垂下了眼睛。

“你说过你不会憎恨别人,对不对?你说过你从来没想过某人就此消失。”

“——我是说过。”

“我觉得那是骗人的,你梦想回到那个世界,以获得心灵的慰籍,好让自己不去憎恨他人,那只是互为表里的事情而已,广濑。”

“……表里?”

广濑皱起眉头。他记得后藤之前也说过这样的话,后藤点点头。

“表和里。你那个想法有另一面的含意在。我想回去,这里不是属于我的世界。我们把这种想法倒过来想的话就等于是希望一切都消失。”

广濑瞪大了眼睛。

“让这个世界和这个世界的所有人全都消失。将不属于自己梦想中的世界整个消灭掉。——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后藤说完看着广濑。

“想要自己不喜欢的人消失和梦想一个没有对方存在的世界,这两件是到底有什么不同?那只是表里的不同罢了,你应该了解我得意思吧。”

“我不想了解。”广濑心里想着。“我不想了解这种道理。”广濑摇摇头。

“不是梦,我确实看到过那个地方。”

“是梦。”

后藤斩钉截铁的说,广濑便瞪着他。

“那么高里又怎么说?如果只是梦,那么那一年当中,他跑到什么地方去了?那一年当中,他在什么地方做什么事?吃什么赖以维生?他回来时身高长高了又是怎么回事?”

后藤点点头。

“我不相信那个世界。我不相信魂魄不灭的说法。同样的,我也不相信神隐什么的。高里小时候失踪了,这或许是不争的事实。可是那并不是什么神隐。就现实而言,乍见之下莫名其妙的事情接二连三不断地发生。我认为高里大概只是被绑架,在被带走的地方过了一年,只是他已经记不得了。”

广濑觉得自己找到了后藤论调的漏洞。

“那么那些又是什么?待在高里身边的那些东西是什么?在高里四周的人相继死亡是出于偶然吗?”

广濑半带着夸示胜利的语气说着,后藤静静地点点头。

“广濑,就是这一点。那正是高里令人难以理解的地方。尽管我的理性再怎么否定高里,但是却仍有某些部分我没办法否定。所以我说高里是个异质的人。”

“可是……”

“至于你的梦,我可以全面否定到底。我没办法证明给你看那纯粹是梦,但是你也不能证明那不是梦吧?这就是你跟高里不同的地方。不要被高里牵着走。你可以同情他,但是不要做那种认为你们是同胞的美梦。”

“美……梦……”

“我不能完全否定高里的梦。在我看来,你似乎一直紧追着那个梦不放。你让高里背负起你自己的梦想,要求高里为你证明那个世界是存在的。这样对你并不好啊,广濑。”

广濑凝视着后藤,说不出话来。

“人是污秽而卑鄙的生物。那是我们人类背负的宿命,只要生而为人,就没办法逃开这种宿命。没有人是没有自我的,没有人是没有自我欲望的。”

广濑低下了头。他心里想着,“原来这个人也不了解我啊?”

他果然不是我的同志。这个人终究只是这个世界的人而已。后藤无法理解广濑,而广濑也无法了解后藤。“好遥远的距离啊。”广濑心想。“世界为何离得那么远啊?如果能回得去的话,好想回去。回到那个开满白色花朵的乐园去——。”

“那只是表里。”后藤的声音响起。

——为什么想要回去?

因为这个世界的人终究是无法了解广濑的。所以他想从这个世界消失。

——那就意味着追求死亡吗?

不是想死,是想回去。

——回去的话,那边的人是否能了解我呢?

没错。

——互为表里。

一直以为只要逃离这里,就会有一个让人觉得舒服的世界。就会有一个有人能够了解自己,一切都配合自己的世界存在。

想回去。这里不是自己的世界。因为没有人可以了解我。——消失吧。只要这样的世界消失就没有问题了。能够了解我的人在另一个世界。

——到底有哪里不同?又有什么不同?

广濑低垂着头。

泪水不自觉地落了下来。

“广濑。不要抗拒我们。”

后藤深沉的声音响起。广濑无法回答。

“人身为人这件事本身何其卑劣。”

广濑垂着头好长一段时间,然后这样自言自语道,突然间,他产生一个疑问。那是一个非常小的疑问,小到甚至没办法用言语来形容。那是一种近似违和感的感觉。对什么事物有什么样的违和感?他用手抵在额头上,开始思索着。



摘自「魔性之子」的一段。
这本的行文风格都快上恐怖小说了,尤其是对使令们的描写,加上我难以驾驭的想象力,就好似在看恐怖电影一般的景象浮现于脑海,非常刺激。

之所以摘录这一段,是因为我对我认识的人中到底有几多人有过同广濑相似的想法感到有兴趣。起码我是有过的,而且是很极端的希望全世界的人都消失的那种,现在想想真是羞愧。
那时候我并没有遇到什么重要的人,对我来说这个世界怎样都无所谓。甚至不去考虑表里的问题,对我来说全世界人类都消亡才最让我自在。
而直到现在我都不清楚到底是像广濑那样坚持自己的立场继续作个失去归属的人比较可悲,还是像后藤那样看清现实放弃唯一的避难处肮脏的活着更可悲。那一方更甚,谁是对的那方?

就像广濑对高里说的那样,这是只有当事人才能决定。

“我想我大概是希望你能过安稳的生活。我希望你能走上幸福的人生道路。可是,什么叫幸福的人生,那是当事人才能决定的。”


然而广濑终究没能回去,高里被接了回去,他却作为人继续留在了蓬莱。

不过我很认真地考虑过,如果能做到久住那样被问及有无讨厌的人之时,能够很淡定的回答“那种东西不存在”也就很好了。没有理由,没有必要去恨别人。

蒿里蓬莱落难记真是有够戳心戳肺的,打游戏缓解缓解去~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osted by SHINOBU
comment:2   trackback:0
[忍君の秘宝
菓子
我也算是被人摆了一道,自己说的话明明不是那些含义,结果被人歪曲解读后又传到当事人耳里。那过程其实我就在一边,我听到当事人着实被气到的声音,心里有点内疚,却懒得去解释什么。

第二天也就跟没事一样,所以他如果不想找我说清楚,我绝不会主动去为自己开脱。


由于小说看得很high的关系,昨夜特地把DVD挖出来看了戴国那段。是说anime同小说差好多,改动厉害的地方简直让人喷血。不过最神奇的还是F原叔叔跟我的kizuna,当天小南瓜就告诉我他为日版的chocolate factory的Willy Wonka配音,而骁宗的声优亦是他,至于别的有爱的也多了去了。

顺便我还包办下了大猴子和毒舌男,于是三套华丽的王服,真要做衣服我估计就要亏空国库了~

等把蒿里蓬莱落难记看掉再看大猴子差点失道的那段,不过大猴子就只有电子版的了。虽说那D版的实体书错别字令人崩溃,可怎么都比在电脑前看得舒服么。


储备粮突然全部成了糕!我瞬间觉得这是件值得恐慌的事情……顺便我还发现以前很喜欢吃的那种细滑的软糕[重阳糕?]不做成甜的简直就是年糕!总之我大概有大半个月都要在吃糕中度过了,卖糕!


又换skin,三棱镜那个由于我这里字体大小看着没问题,所以不知道要改成怎样才合适,干脆换掉。

然后最近温故12K因此标签部分全部换成相关的。
Posted by SHINOBU
comment:2   trackback:0
[忍君の日常
ひっそり
-about 美女-
我不爱跟人接触的毛病大概又加深了点,就连美女想要靠着我的肩膀打盹我都会避开。就是很本能的不想和别人有身体接触,除非是我主动,不然就怎样都觉得别扭难过,想要逃开。

堂姐5月办喜筵,美女问我送几多礼金,我回答起码2k打底。美女感叹我要是不结婚就收不回来了,我笑说你那么想收你去结婚好了。他反问跟谁结,不是同我家的人结婚堂姐他们怎么会送礼金。我想了想不无道理,回说索性等到堂兄的那份也送了,然后跟老爸结婚,收了钱再离。

一直忘了说,认为柏原崇比大头好看的美女前几日看到窪塚居然夸他长得好看!着实被shock到的我默默的拿出了玉木做cover的杂志问他长得如何,美女很严肃的回答我帅哥。
还好,审美观没有偏差的太厉害。但我至今仍不能理解他怎么就对窪塚这个神奇的人看对眼了……


-about 私-
咖喱一如既往的超级美味!三天内吃了两顿很满足!不过却对K歌毫无兴趣哩,我果然是说封喉就封喉的人么…… 一v一

这两日就拼命啃书,做客也好睡前也罢都捧着书不放。我已经很久没这么安静的专注看书了,因为一旦静下来看上去我就更加自闭了,笑。而且事实证明我确实很难再元气起来,只想一个人不受干扰的读书。周围再怎么吵,即便是有人同我说话都不去理会。

等把书看掉接下来几天开始补完看碟。
上次那张「NIGHT AT THE MUSEUM」的英语声道有问题,听的是让我呕血的俄语,导致对此片评价瞬间降低。我就知道就算是D9那么早出来版本一定也不佳,以后还是耐着性子慢慢等。
小肉说「SAW III」非常不错,憋也憋到好版本的D9才买来看!

当然也有可能PS2。
「SILENT HILL」的盘找不到了,考虑再去买。不知我现在的承受力能好好玩到底么。

啊啊,那么多事要做,何时才能去米瓦扩妈妈家寄生!


-about blog-
换个skin,本来用一个到死的yellow~无奈太考验眼力耐力又很难刷。后来爸爸和我看中同一个skin,所以还是用这个,top上的三棱镜纹样很心水,speed也快。

BGM变更——T's Waltz (Piano Solo Version)「Senju Akira」。

顺便撤掉了livly,这东西某日起就再也不能喂食了,现在我也看不到他死活索性眼不见为净。至于cocoa,毫无用处,一并给毙了。meropar就继续苟延残喘着,不过这skin正好也没有我又懒得添加便让他去~
Posted by SHINOBU
comment:4   trackback:0
[忍君の日常
報告
唔,初一一大早梦到自己推着个坐轮椅的不知谁人逃避某神秘组织的追,双方的追逐战武侠感十分,场地也颇复杂玄幻。而被追的原因便是那行动不便的人手中的三件法宝,直到最后我才知道某件号称倚天剑的宝物居然就是我的针……于是我彻底无语的醒了。


忘了说表姐那次血崩住院后出来了,除夕那晚看到人还是很憔悴,据说当时检查结果也很不好,都被怀疑是cancer,还好切片做出来没事。
嘛,虽然感情上不算亲但好歹也算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的了,又是住同一屋檐下的,所以多少我都要表现的关心点。
表姐从小就乖巧用功,表兄则生性爱玩却被姨妈管的很紧,大人们经常都要我和表兄向表姐看齐。还好家里两只压根不管我又无所谓,所以我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说。但是我好像有印象被说过自己不好就算了,还要带坏表兄之类的。啧啧,净是些不怎么光彩的回忆。


其余几天怎么过的我忘了,反正每天都早睡早起,过的还算规律。本来过年就是没我什么事的节日~
顺便说那夜美女要我看的焰火其实就是那种光响声的炮,貌似叫春雷,还好我没理他起床去看。
再顺便说今年利士只有100大洋……呕血。


今日同小肉和奶妈出街,泡菜国料理真是没吃头,我就狠命把肉扔进奶妈的碗里,吃撑了他哈哈~
之后三人去了新世界9F的SEGA,这鬼地方人又多,又很多东西没可玩性,完全就是骗钱的。我头一次来这种地方却没有一点投币的动力,结果蘑了半天也没玩几样,好歹最后总算把100大洋给耗掉了。啧,这钱花的真是一点都不爽。
返去途中拖奶妈陪我去买coat,我想买某件大众款很久了,一直没机会也不知哪里有卖。最终给我找到件类似的,结果刚才看到爸爸妈妈的pika发现我要的款式就是妈妈的那件么……算了,下次再买。

剪了头发,式样不咋地好在够短够清爽。但这不是逼我重新戴螺丝耳钉么,我很久不曾惊到路人哩。
香水用光,犹豫买KENZO还是买BUBERRY。其实KENZO是我本命很久了,估计还是买这个的。


哦,我还拼子老命解决了老色爸给我看的某comic。现在努力啃十二国记,正好看到骁宗的老虎原来叫计都,那么我的手机不用再被叫老虎而是计都了。


以上。
Posted by SHINOBU
comment:9   trackback:0
[忍君の日常
うんざり
和小蔬菜们吃火锅吃到连内衣都沾上味道,不过依旧很high,大家一起粗鲁直接的NMCB+CNMB超级开心。还收到了妈妈从人妖国带回来的手信,为了表示诚意[?]虽然火锅已经把我吃撑了但是回去后我还是很努力的吃那袋坚果类食品[??],结果就是撑到我想吐~
唔,那天本来还想转战别处结果不巧下起了雨,于是大家只好作鸟兽散。由于雨天taxi本来就难叫,我又扛着两套书重的要死懒得等,反正只要沿着路笔直走就能到,便一发狠走了回去~因此从头湿到脚不算,还加上浑身火锅味,就把全套衣服包括袜子都换洗了,然后导致第二天没衣服穿在被窝里窝了一天~哈哈

除夕夜一个人听着虫师的OST在阳台上吹冷风一个小时多,太诡异了罢? 一v一
事实上很小时就这样了,每次在姨妈家一大群人吃饭,我总是很快的解决后跑到后面楼道的阳台处一个人呆着。我本来就不太适应这种什么大团圆的气氛,又不似表兄表姐喜欢看娱乐节目电视跟我的爱不深,因此反正也是无所事事我宁愿一个人找个清静的地方。
于是那个破旧的阳台就成了我每次饭后必去的地方。
那时候小,喜欢爬上爬下,就爬上阳台的护栏坐着看天,偶尔上下楼的大人看到就乱紧张一把的要我下来生怕我一个重心不稳从五楼摔下去,表情很是好笑。现在大了,也不是不敢再爬,只是那楼愈发的破旧,照我这洁癖又懒惰的性格,弄脏衣服并不划算。而且现在也不似儿时的夏夜,那时候探出半个身子能看到很多星星,而这种时候就只有弥漫的烟雾和浑浊的天。
每每除夕夜外面就吵翻天,很早就有人放鞭炮烟花,坐阳台那里便能免费欣赏。然而我并不很喜欢焰火之类的,不喜欢看也不喜欢放,不过却喜欢闻燃放后的味道,我是怪人哈哈。
只是昨日穿的单薄,夜里风又大,来来去去的人也多,才待了一个小时多点我便忍不住打道回府了。果然还是要坐在护栏上才舒服啊,叹。
然后一到家就洗头洗澡,虽然味道我喜欢闻但并不喜欢被那种灰尘沾染上,热了杯牛奶喝过后看书等头发干很早便倒下睡了。美女回来我其实是知道的,他还跑来问我那个很大的烟花要怎么处置今天放的话要不要起来看。我没应他,一觉睡到了天亮。
唔,手机收到了很多短信祝福,我一向没什么主动发消息的习惯,因此都是人家发给了我我才回的人家。礼尚往来的道理我还是有好好的被教导哩。
爱我我也爱的人今年也请好好快乐的生活,无病无痛,爱你们~
Posted by SHINOBU
comment:2   trackback:0
[忍君の日常
もらい泣き
我们彼此都认为对不起彼此,那么负负得正,就谁也不欠谁了。因此昨夜那些原本很容易触动我的话题也没有轻易的让我泪,反而是在一边笑得十分无赖。

我已经能做到没心没肺的释然,就算是进步好了。


关于哭的问卷,兴趣者自动拿走~

 more...

Posted by SHINOBU
comment:5   trackback:0
[忍君の日常
突撃!
康复!康复后除了还有点咳嗽鼻涕不断别的都很元气~康复后忙着补片又懒得更bo所以其实我是康复了谢谢大家的关爱~

那么我看掉了「ONE PIECE」各个剧场版+SP,「Pan's Labyrinth」,「SIN CITY」,「池袋ウェストゲートパーク」进行中。

简单说一下。
「ONE PIECE」各个剧场版+SP
其实没看过的剧场也就两部,所以很大部分算是重温。
ROBIN酱超爱!乔巴的声优居然是大谷育江我果然落伍很久了。
嘛,虽然自SANJI出场后ZORO在我心里的地位就被比下去了,不过谁叫声优是有爱的中井叔叔哩,于是他就跟SANJI平起平坐了~ 一v一+

「Pan's Labyrinth」
LOLI主角没有爱,语言没有爱,不过story还还好,残酷的童话设定还算鬼魅,CG也做得不错。但是某个桥段真是看得我想杀死那个LOLI,这么点点的食物诱惑都经受不起,对于这样无用的主角超不DJ。

「SIN CITY」
做得非常不错的moive,各方面都超级棒,令人耳目一新。而且我买的是收藏版双碟D9,目前只看掉正片部分和车子的介绍,别的好康等我有空慢慢品。

「池袋ウェストゲートパーク」
唔,长濑叔叔当年真够嫩的,可惜皮肤一样的那么粗。
窪塚其实长得不算帅哥,不过某些角度看着还不错,而且他白的够病态气质也佳里面的角色又癫所以我比较心水。
P小时候果然水灵不过这角色简直就是新八级别的么~据说最后死的很唯美,啧啧。
之所以一个劲地说男人,是因为里面没有好女人可以说啊啊啊啊啊啊啊!捶地。好歹也弄个像样点的花瓶罢!那个动不动就哭作得要死的女人真是恶心死我了!靠!

其余还有没看的碟约有30张……我的征途是看片的海洋!


貌似是要V day了罢,于是美女昨夜很合时宜的提到了我这么大居然还没谈过恋爱真的是罕有,我就附和跟我同年的都结婚生子哩。美女一下子便来了劲,说我都24了什么时候带个人回去给他看看。
我当场就石化了。
这女人不但记不住我的生日还记不住我的年龄!这女人真的是我母么!
因此我毫不客气地回敬他那么想看人蹲马路边上爱看谁就看谁,多好。
然后美女就耍赖了……

……
我该早点无视他的,真是失策。

话说meropar年年V day都这么点噱头,真无新意,啧。
Posted by SHINOBU
comment:6   trackback:0
[忍君の日常
ウィルス
昨日一整天都好似活在沙漠里,口干舌燥整个人都觉得在燃烧,喝再多水都无济于事,用冷水洗手连手掌处的静脉血管都收缩爆出来,还有我的面色就从没这么红润过,口古月。

回去一量体温——哇哈哈~有生以来第一次发烧到39度4☆
往被窝里一钻觉得身体烫得不行,搞了条冷水毛巾敷在额头上,神智不清的吃了点东西昏迷到19时多,热还是居高不退,量出来39度6。刷新纪录啦!

因为怕烧坏脑子,还是跑了医院,预检又量一次体温——39度8——我说你这是计时跳表的么?

结果居然也是病毒性感冒,阿敏这到底是不是你的病毒啊是的话你把他带回去啊……

屁股挨了一针退烧针,要打三次点滴。你爷爷的300大洋没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恨病毒! >口<#
Posted by SHINOBU
comment:7   trackback:0
[忍君の日常
唔。
咳嗽。
打喷嚏。
发烧头疼。
患上了感冒。
不能随便吃药。

于是为了免去上医院开病假单的麻烦我还是昏昏沉沉的挤到了ZJ一上午就猛灌了无数杯开水这实在是太挑战我的膀胱了……NMCB我念书的时候都没有带病去学校的历史纪录啊有无搞错!

顺便今天本来要我签合同被我拒绝了~

米挖扩妈妈~西诺布就寄生在你家学piano咯~
Posted by SHINOBU
comment:6   trackback:0
[忍君の日常
葉書
收到妹夫的postcard啦☆
人好挫!拍了好几张P的欲望都没有,只有这张用眼镜遮羞的还能看看~


很感谢妹夫的祝福,我也觉得能认识你们是我一生里最最lucky的~所以妹夫也请加油,好好的变的幸福起来~ 6u<+
Posted by SHINOBU
comment:12   trackback:0
[忍君の秘宝
下げる
昨日早退去了胖boss的年夜饭,本指望着同其促膝长谈把薪资问题搞掂老子就卷铺盖吃一口回头草了。结果昨天那场面实在不适合谈这类问题,外加据JOJO姐说原本看到写着给我结算的上月工资是1K而他只给我了9B这一举动就让我觉得希望不大了。而且他扣克工资的事其实我早有耳闻,即是那时他发我的钱是1K1,而他上报给上面的价是1K5,从中私扣4B,再加上另外两个那里每人3B,胖boss一个月就中饱私囊1K。

抠死你罢!戳爆你肚子!算了,我也不恨胖boss,不过我更不恨money,所以我还是继续被慢性扼杀算了。

于是昨夜倒下去后又开始发梦,梦见也在吃饭。靠,老子这顿吃的够饱了梦里还不放过我!?谁料吃着吃着画风[?]一转,NMCB啊!点解是现视研的画风啊!这就是阿敏所谓的审美观颠覆么!?卖糕啊!
一宅男房中,女主角翻看男主角的漫画,然后回忆他们以前的恋爱史给我们听……为什么你们分手了你还在他家里?而且是人家现女友也在的情况下。还有你那算什么宅男!?居然找女朋友!你不怕折寿么!!但重点是,为何本是主角的我现在成了配角还要听毫不相关的你们在那里说那些有的没的啊!

审美观被颠覆可不是件小事,为此我特地惊醒然后跑去撒了泡尿冷静一下。

CNMB啊!这就是人生么,这就是老子的人生么。

在奶妈笃悠悠的发短信告知我他要品读三国的时候,少爷我已经做好接受这样的人生的准备。

伦森君,今后请多多指教哦~
少爷我即便是忍痛抛弃了原则君双眼噙着泪花也只能逆流成河倒回鼻腔当作感冒中的BT而不能让伦森君见笑啊!

没人养的日子……少爷也只是乞丐。

辗转反侧,诚惶诚恐,夜不能寐。在OTM也能同人的当今世上,审美观被颠覆,就算是看BL也是扭转无能的了。

啊啊,我多想好似野比同学一样一受挫就窝角落里挤两滴眼药水,自然就会有那个圆圆胖胖的蓝色机器人跑来满足自己啊。

其实在脑内构思这篇东西顺便整理语句想想措辞也不过一分钟不到的时间,然而敲进bo的过程就是复杂的思想到肉体的具现化的物质转换,极度耗时……又要工作啦!!
Posted by SHINOBU
comment:5   trackback:0
[忍君の日常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