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莫利达·西诺布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by SHINOBU
 
[スポンサー広告
遺言

SHINOBU★一记萌杀! 说:
你不会忘记我罢,以及那些情感

神经性[你现在看到的是幽灵。] 说:
啊,当然不会

SHINOBU★一记萌杀! 说:
恩,那我就好过些

神经性[你现在看到的是幽灵。] 说:
也许许多年后你死掉了我还活着,偶尔去给你扫墓什么的
-___,-

SHINOBU★一记萌杀! 说:


神经性[你现在看到的是幽灵。] 说:
如果是我先死就换你来哦

SHINOBU★一记萌杀! 说:
一定

神经性[你现在看到的是幽灵。] 说:
搞得好象遗言一样的

SHINOBU★一记萌杀! 说:
不过还是我先死得好

神经性[你现在看到的是幽灵。] 说:
为啥

SHINOBU★一记萌杀! 说:
我不想没人惦记么

神经性[你现在看到的是幽灵。] 说:
我觉得我很可能过劳死

SHINOBU★一记萌杀! 说:
就我这控制能力死起来很快的

神经性[你现在看到的是幽灵。] 说:
即使你家美女不惦记你了我也还是会记得你的
她给你的是生命,我给你的是爱哟~

SHINOBU★一记萌杀! 说:
哈哈

神经性[你现在看到的是幽灵。] 说:
睡前最后说一句哦

SHINOBU★一记萌杀! 说:


神经性[你现在看到的是幽灵。] 说:
你到死都要记得,这个世界上没有比我更喜欢你的人。




当时我真酸了一下鼻子。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osted by SHINOBU
comment:12   trackback:0
[忍君の日常
選挙
为了即将到来的小HUSKY我要为他征集一个响亮帅气琅琅上口又好记[哈?]的名字~
潘小呆
公爵
GOGO
KENKEN
MIYAMIYA
11
PAON
GEORGE
Scrape
UU
请透过CM投票表决oh yeah~


不知哪里挖来的SH 50问。

 more...

Posted by SHINOBU
comment:7   trackback:0
[忍君の日常
聖戦日
我来更新我们中心奇女子的笑话~这些均出自于中心内某男子的调侃,有些实在经典,便来整理下。

此女现被命名为Spide晶。

A. 草包
抗洪救灾期间,某处决堤,武警战士奋力抢险,填了无数包沙袋草包仍无济于事。千钧一发之际Spide晶纵身一跃跳了下去,居然奇迹般的堵住了缺口。事后人问起Spide晶究竟如何做到,Spide晶自豪的回答:因为我是中国第一大草包!

B. 测智商
某日中心全员去测智商,该机器十分先进,只需坐在椅子上戴上测智商帽便能即时测出智商,准确无误。大家坐上后均显示了智商的数字,而Spide晶戴上帽子后,机器只显示一行字:请不要拿石头开玩笑!

C. 汉堡包
Spide晶最爱吃K记的辣鸡腿汉堡,一日他前去K记问店员:你们有没有100个辣鸡腿汉堡?店员答没有。第二日他又去问:今天你们有没有100个辣鸡腿汉堡?店员答无。之后几天皆是如此。到第七日,Spide晶跑去K记,店员兴高采烈的告知他:小姐,我们已经为你准备好了100个辣鸡腿汉堡啦!Spide晶高兴的说:好!给我来两个!

D. 买桔记
Spide晶到地摊上买桔子,他问老板桔子怎么卖,老板答3块钱一斤。Spide晶大声喊道:老板!5块钱给我来两斤!

E. 指路
Spide晶出门打的,司机并不熟悉路,要求Spide晶指路。到一十字路口,司机问该怎么走,Spide指着前方说:右!往右!

F. 进化论
猫头鹰说他是猫科的,猫笑了。猫说他是犬科的,狗笑了。Spide晶说他是灵长类,人笑了。

貌似我还有忘记的,等想起来再补遗。


接下来是惯例的特摄片GTM[?]。

 more...

Posted by SHINOBU
comment:8   trackback:0
[忍君の日常
取材
那日美女美女请客吃饭,回程途中望见地铁书报亭有本老爷子作封面的杂志,大喜之下毫不犹豫买回,现将其中整篇采访内容录入。杂志名为「时尚先生」,2000年2月号。

The CONTINUING ADVENTURES OF Tim&JOHNNY
怪才和天才:蒂姆和约翰尼的惯性探险


导演蒂姆·波顿(Tim Burton)和演员约翰尼·普(Johnny Depp)是名人圈公认的最怪异和最低掉的两个人,其实他们并非如此。

JOHNNY DEPP
约翰尼·普

演员,44岁,洛杉矶
采访时间2007年10月25日

有个家伙告诉我他带着太太去看了《加勒比海盗》,她已经丧失了自己的运动技能,我忘了怎样称呼这种病,反正是一种自闭症,我的天,他们俩曾为这并拍过一部影片。知道吗,你只有心情压抑时,神经功能才开始恢复,但不管怎样说,他们看了这部片子,当杰克船长在银幕上出现时,那家伙说这些年他从未听过那样的笑声,于是他带着太太回到电影院又反复看了很多边,直到她也开始笑了。从某方面说,是杰克船长让她每次发笑,电影才是她疗伤的特效药。

妈妈告诉了我很多事情,首先映入大脑的是:永远不吃别人拉的屎。很小的时候,我们经常搬家,一到新地方坏小子不就盯上你了吗?所以要切记不吃别人拉的屎,这话精辟,而且千真万确。

由于结识了蒂姆,一点都不夸张地说,我的生活才像个样子。

简单说,这就是蒂姆·波顿:那天在拍摄《查理和巧克力工厂》的现场,摄影机在拼命地转着,我们都在不停地工作着,不停地在干活、干活,那感觉太棒了,什么都看着够酷。有个朋友走过来说,“海伦娜(蒂姆的太太海伦娜·邦汉·卡特)刚才来电话了,说你方便时回个电话。”“好的,”我回答,“拍完这组镜头,我马上回到拖车上打电话。”回到拖车上,我给海伦娜打电话,问她,“怎么了?”我猜想海伦娜一定是遇到了有关小孩的问题,因为那时比利还小,我有两个孩子。所以我说,“出了什么问题吗?”她回答,“比利挺好的,一切都正常,但你知道蒂姆是个怎样的人,他想知道你是否……他想让你做比利的教父。”我说,“我刚才正跟他在一起啊,3分钟前我们还在一起啊,我离开他是为回到拖车上给你打电话。”她打来电话是为征求我的意见,因为蒂姆从不想为自己孩子的事跟我直截了当。这就是他的讯问方式。我回到现场,对他说谢谢,并告诉他我很荣幸做比利的教父。说一句让我做他儿子的教父其实一点不难,但他这人从来都讨厌哥们儿只见说些平淡无奇的事情。他回答,“好,是的,是的。”摄影机又开始了转动,“我们接着干活吧。”

快看,瞧见那个小胡萝卜了吗?等着,我要把它放进嘴里,看上去一定像个烟嘴。我现在就是劳尔公爵(Raoul Duke)了,我花了很多时间和亨利·汤普森呆在一起,简直成了我的第二天性。每次我把类似烟嘴的东西放进嘴里,马上便想到了他。这既自然又怪异,说出来又显得有点荒诞。

性格本来就有,根据周围的变化,于表面差异不是那样大,所以,它们时不时就要表现出来。但这对你本人并不好,你不能随意流露,但每次都如此,谁知道怎么办啊?

我认为谁也没必要准备去死,当死亡来临时你才会产生这样的想法,你感觉自己说了心中最想说的什么,没人想留下遗憾。

我处在一种拥有相当特权的位置,我当然不会去伤害我的衣食父母,我喜欢这份工作,但我并不喜欢围绕特权的那些东西,我不想成为某一种商品。当然,你希望自己拍的电影获得成功,但我一点都不想考虑那些成功后所带给你的东西。我不想知道现在谁最红、谁最臭、谁在拼命捞钱,谁在转这女人或那女人的眼球,这些我都不想知道,我只想当个局外人,远离所有这些。

我记得有一次做电视访谈,他们问我家庭和孩子的情况,我说了我如何是个骄傲的父亲,我是如何爱孩子们,他们俩多有意思,我们一起做什么,又是多了不起。我当时在想如果25年后,等孩子们30来岁时观看老镜头时,一定会看到我得意地述说我是如此的爱着他们。但电视片播出后,我接了一个电话。“你他妈的在做什么啊?”我说,“马龙,你在说什么?”他说,“那事跟他们无关!”我极力解释,“马龙,听着,嘿,我只想让我的孩子们……”看来他是仓促地考虑了这个问题。“你不该说那个,老兄,那是你的世界,与别人没有关系,不是用来娱乐别人的。”他说得对。

人们在街上太友善了,如果他们想让我签点什么,没任何问题,我一点都不介意。

如果我看见狗仔队偷拍我的孩子们,我可以做任何没有限定的事。

你不能再从酒店的正门出入了,只能走运送垃圾的通道,或者从餐厅的厨房出入。有些人以为那绝对够酷,绝对激动人心。但如果你经常被人监视的话,这绝对让你看上去有点怪异。我经常享受的部分过程是当一个旁观者,知道么,旁观别人你才能有所收获。在某种程度上,却出现了相反的结果。我不再是旁观者了——而是被旁观者。由于演员的工作是旁观别人,所以这显然非常危险。

我对自由的定义是简单,真的,还有匿名。我相信某一天这将成为可能。也许等我老了,他们就厌倦了。

“你难道不是曾经的约翰尼·普吗?”,我将无言以答。

Tim Burton
蒂姆·波顿

导演,49岁,伦敦
采访时间2007年10月25日

当导演前,我很少说话,跟《剪刀手爱华》中的主人公一样:感情丰富,却无法表达。

大多数怪物片并不是恐怖片,它们讲述了外来者。我从不认为《科学怪人》(Frankenstein)、《金刚》还有《湖怪兽》中的主人公是些坏家伙,它们都是好人,人类才是混蛋,实际情况也经常如此。那些出现在劣等电影中穿着橡胶西装的演员,一点被杀死我就忍不住要哭出来。

小时候,有一次我伪造了一艘外星太空船坠落在附近的公园,我拿了很多的怪模怪样的碎片和脏东西,然后围着一块长满树木的地方丢弃掉。我还伪造了外星人的脚印,然后说服一些小孩子相信一艘太空船刚刚在这儿坠毁。还有一次,我往水池中放了一捆衣服,然后让一些孩子相信我刚刚跟人打了架,那家伙掉进了水池,但水池的拥有者在池里放了过多的酸,那家伙往上爬时全身都散了架。只有那些低年级的孩子才能被说服相信了我说的。我现在拍电影是为了驱除我身上的鬼魂。拍电影是一种昂贵的治疗方式,只是你不必为此承担费用,其他人在为你出钱。

我经常为自己的潜意识心安理得,但思虑事情过多却经常让我不得安宁,就像心不在焉地乱涂乱画。坦白地说,尽管是出于怪异,但我知道对我而言这一定意味着什么事,与坐在原地画骨骼的想法恰恰相反。比如,我接着电话,无所事事地乱画着,我看着自己的画作,一定在想,噢,这角色可太奇怪了,然后我注意到又反复画了好几遍,这些角色便是我的最大动力,因为他们来自自己的潜意识。

人们对我说,“你要么自信心很强,要么愚蠢至极。”拿《理发师陶》(Sweeney Todd)来说,我们只做了一个限制级的音乐,我是说结尾部分让音乐监制们吓了一跳,无论你取得了多少成功,但还是把他们吓得汗毛直竖。如果影片被定为限制级怎么办?而且本身就恐怖血腥。但我要说,与很多我所拍的片子比,这是我最得意的影片。

人们都装做知道电影,但如果有人真的知道电影,那他拍摄的每一部片子都能获得成功。

我拍的《荒唐小混蛋奇遇记》(Pee-wee's Big Adventure)曾多次上榜最烂10部影片,但几年后,曾投票让它登上最烂影片榜的评论家们却180度大转弯,称它是经典电影。对此我说,“你们在说些什么啊?你们曾说它是年度最烂10部影片之一,现在怎么又成为了经典?”所以你知道了人和事都是对立中的平衡。

你可以同那个说自己既明白这个由明白那个的人展开争论,但你切勿与激情作对。

在一家伦敦报纸上,刊登文章说海伦娜和我正申请在自己的花园里修建一座梦幻之家,类似吉普赛人大篷车。首先,我们的花园面积只够坐坐人;其次,报纸上刊登的照片从面积上看类似一个无家可归者呆的地方,只是开了个玩笑,真的。他们认为我很怪异,而且她有穿戴糟糕的名声。每隔一星期,报纸就刊登一个爆炸性故事,标题是:海伦娜·邦汉·卡特穿得像狗屎。所以,我们就获得了所住街区最怪之人的名声。但我从小就经历了这些,不管我做了什么,不管我说了什么,反正都被诬蔑为天魔回魂。

影片中的性爱场面经常很糟糕,我极力在想我曾喜欢的,但想不起任何一个。我发现色情片并不能激发性欲,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许是人们穿着衣服看上去更好看,至少我本人如此。

有时我遇见人对我说,我想这样我想那样,你会替他们难过,因为他们人为地限制了自己,对某事有激情和生活引领你去哪儿,这两者间本身就存在着不同。我很幸运自己从未可以设计要从事什么,我总是在说,“我想做的就是干事情,不管是绘画还是写作。”假如我说,“我要当导演”,那也许现在根本就不会实现。

我记得亨利·马蒂斯的绘画展览允许你看到他的全部艺术造诣,展示了艺术家为何要探索回归简单——知道吗,这才能最真实地看到生活,却是很有意义。不论你是否喜欢,孩子确实能让你与全新一切建立起联系,这点非常重要,不仅仅是为了艺术,还要探索人性。

我在伦敦感觉很自在,我在不停地回想到洛杉矶后一定想念在伦敦的日子,但我不会这样。我只留连在伦敦西南沙漠驾车的时候,那感觉真让人兴奋,倍感活力,你呼吸到了自由的空气,你并不知道自己究竟要驶向哪里,住在低廉的汽车旅馆,沿途能看到很多怪异的事情,充满了超现实主义的场景,既美丽又让人激动,充满了祥和的氛围。所以我确实留恋,但仅此而已。

谁都喜爱猩猩,它们太聪明了,但如果你从事对它们的研究,就会发现猩猩也很恐怖,彼此经常互相残杀,属于持同类的动物。它们喜欢冲你投掷笼子里的粪便,但我猜想如果我被困在动物园里,或许也会象人投掷粪便。

普对话波顿
采访时间2007年10月25日

蒂姆·波顿:合作伙伴就是一个擅长某事,而另一个擅长另外的事,我们就是如此,但我们的品味也非常相似。
约翰尼·普:即便我们头一次相见,就连在最荒谬的问题上都达成了一致。

蒂姆·波顿:还有对70年代荒诞艺术品的狂热。
约翰尼·普:我记得,长大后,我们都搜集了眼镜蛇毒液喷过的金币。

蒂姆·波顿:我们来自不同的地方,但都是住在郊区惹人烦的家伙,对吗?
约翰尼·普:没错。

蒂姆·波顿:小时候最怕故事。
约翰尼·普:绿色牛仔先生。

蒂姆·波顿:看过汉弗莱·博加特扮演的怪兽,他只演过一部恐怖片和——
约翰尼·普:这我们都知道。

蒂姆·波顿:像《X博士归来》那样的影片,你突然感觉,啊,简直太棒了,那样的事你根本从大多数人的嘴里听不到,但却是你和我经常挂在嘴边的。
约翰尼·普:我们只用一种简略的表达方式说话。

蒂姆·波顿:但并不平淡。我们交叉引用的东西在普通人看来一点都没有意义。
约翰尼·普:有一次,我们俩在开拍前聊天,不一会,有个工作人员满脸惊讶地走到我跟前,说,“我一直在观察着你和蒂姆谈论结尾15分钟的场景。”“是吗?”他回答,“我一点都他妈的弄不懂你们俩说的每一个字。”
蒂姆·波顿:那要连起来听。

约翰尼·普:我认为我们之间从未有过争论。
蒂姆·波顿:我不这样认为,对某些事存在着不同的观点和不同的拍摄方法。
约翰尼·普:但即便在那种情况下,蒂姆只会说,“好了,先按你的想的那样演,然后按另外的方法演一下。”

蒂姆·波顿:我们一般都这样做。早在拍摄《理发师陶》时,约翰尼就说过,“有件事我不能做,我不能带安东尼回酒店。”
约翰尼·普:我在剧本的那一页画了一个大问号。
蒂姆·波顿:等我打开剧本翻到那页时,发现我早已经把它删除了。

约翰尼·普:蒂姆为争取我主演他的电影与人斗争了很多次。
蒂姆·波顿:我们经常要斗争,我们要斗争到事情做得完美,我们要斗争——很奇怪,《理发师陶》并不是最难拍的,与当初想象的不太一样,对那骗子而言他们本应该尖声惊叫到无人不晓。限制级的血腥配乐,他们又不知道片中主角是否会唱歌,我是说,谁都会想,天哪!岂有此理!但某种程度的信任让我们最终获得了支持,人们那样做时,那感觉很让人亢奋,知道吗?那是出于信任才允许你干某事,我发现那感觉能让人在工作中发奋努力和信心倍,让你心态感觉奇妙。
约翰尼·普:也促使你渴望为他们完成一件出色的工作。

蒂姆·波顿:绝对是这样。我经常运用体育比赛类推法描述事物的反面,你是个参加赛跑的选手,正准备跑一个大圈,这时他们过来,把你打出了屎,然后说,“好了,快去赢得比赛。”你身体中的屎被打了出来,而这恰恰是在你要充分表现自己之前,这种事经常发生。我们对你投下了赌注,别介意我们刚才打断了你的那双破腿。如果拍电影简单,那我们何必还在干啊?拍电影应该是一场搏斗,否则你的工作状态一定是正在下滑。

约翰尼·普:你拍摄的每部片子都出现过类似的情况,你总是说,“好了,这是当时的情况,潜意识中我要脸朝下摔倒,也可以头朝下跌落,看看情况怎样。”当时我是第一次唱歌,我看上去简直像个白痴,我是说都到了43岁了,我才第一次把一首歌从头唱到尾。
蒂姆·波顿:我当时在和其他人试听,最后我几乎晕过了头,筋疲力尽,我当时感觉自己是在导演一部色情片。我是说,让人进来试听和唱歌简直如同让他们进来脱光衣服,自己的一切荡然无存,全都裸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这让我惊讶不已。

约翰尼·普:这是真的,我已经娶过蒂姆的太太两次了。在《僵尸新娘》中,海伦娜扮演的那个骷髅,然后是《理发师陶》里。
蒂姆·波顿:你是哪儿的人,怎样叫你的名字?你住在犹他州?是那种怪家伙?
约翰尼·普:我的真名叫奥斯蒙。

Posted by SHINOBU
comment:8   trackback:0
[忍君の日常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